2002年06月24日 星期一
版数: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一份惊动中南海的报告  
 


    扶贫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翻开历史不难发现,只有在1996年,扶贫济困这种美德才升华成一个政府职能部门的业务,形成一个制度:每年4月的第一周和10月的第三周是“扶贫济困送温暖活动宣传周”。追忆这段历史,我们应该记住谢子长之子谢绍明———

    忘掉老区就是忘掉共产党的老本

    谢绍明是喝着秀延河水长大的。清清的秀延河,蜿蜒流淌在延安府以北200余里的群山中,经过安定镇时转了一个弯,形成一个坪,坪上长满了枣树。那里便是他的出生地枣树坪。

    “1932年,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正式成立,我父亲任总指挥,开辟了陕甘历史上最早的一块革命根据地。那个时候,由于国民党军队抄了我们的家,我跟着家里人东跑西颠,很难见到父亲。直到1934年,我才和他走到一起,但他已经负伤了,伤得很重。1935年2月21日,我父亲牺牲了,当时他才37岁。临终前,他说道:‘就这样死了,我对不起老百姓,我给他们做的事太少了!’父亲的这句话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激励着我像他那样去做事,去为老百姓做事……”

    谢子长牺牲时,谢绍明刚满10岁。

    1948年,谢绍明与李鹏、邹家华等21人被中共中央选派到苏联学习,学成回国后,任一家军工厂的总工程师。“文化大革命”中,他和同去苏联学习的21名革命烈士和中央领导的后代一起,被打成“苏修特务”,受到迫害。直到八十年代初,在胡耀邦同志的亲自过问下,他和其他同志才被“平反”,得到了适当的安排和使用。

    1986年,万里同志找到宋健,说:大别山区很贫穷,你们科委能不能组织一些人帮助他们。于是,宋健找到谢绍明,让他和郭树言同志参与国家科委科技扶贫的领导工作。已经61岁的他,再一次踏上曾经被先辈们的鲜血浸染的红土地。

    “这家穷得老婆都跑了,你们还来要钱,这不是逼他造反吗?”

    “我第一次到大别山考察的时候,正好是旧历八月十五。走到湖北省英山县,我一看:青山绿水,真漂亮啊!不像我们北方,光秃秃的。可是,走进老百姓家里一看,我们谁都不说话了:土坯房,没有窗户,屋顶开一个口透光,地上挖一个洞排水;猪、鸭、鸡、狗、人都挤在一个窝窝里,脏得不得了。屋里黑黢黢的,郭树言好抽烟,他把打火机点亮一看,土炕上坐着个老太太。我们绕着灶台转,发现上面有一小块黑猪皮,问老太太,她说:‘这是我半年的油。’

    又见土罐里有豆渣,她说:‘今天过八月十五,政府救济我们每家一碗豆渣。’屋子里没有被褥,土炕上是一堆烂棉花和稻草,晚上就钻在这里面睡觉。

    “晚上回到县里,县里请我们过八月十五,但我一口也吃不下。大别山是红四方面军和红25军起家的地方,后来刘邓大军又挺进大别山,从这里曾经走出去200多个将军、两个国家主席。当年,他们出去打江山,解放全中国的时候,怎么会想到3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的家乡人却仍然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穷日子。面对穷得丁当响的老百姓,我还吃得下什么?”

    第二天,谢绍明在路上遇见一个老乡,关切地问:“你现在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没想到,那个老乡竟气哼哼地把他数落了一顿。

    在另一户农家,老头是个哑巴,老太太瞎了一只眼睛,儿子是劳动力,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孙女。谢绍明弯下腰问小女孩:“你上学了吗?”小女孩回答:“没有!”她爸爸说:“我连老婆都养不起,哪有钱供她上学?”“你老婆呢?”谢绍明问。“跑了,听说跑到汉口去了,找不着!”

    谢绍明想看看这家人住得怎么样,地委书记点着打火机。屋里的景象又一次刺痛他的心:一张破床板上堆着一团稻草,已经11月了,外面都结了冰碴子,而这家人就睡在这团稻草里;破罐子里腌了一点萝卜。小女孩的爸爸告诉谢绍明,他每年还要交国家78.8元的“特产税”。正好这个时候,乡长、乡党委书记来了。谢绍明问他们:这家养什么了,要交“特产税”?那两位干部用手往下一指,谢绍明低头一看,地上有两只小土鸡。他顿时火了:“这家穷得老婆都跑了,孩子上不了学,怎么还交这种钱?这不是逼他们造反吗?”

    在从十堰回武汉的火车上,谢绍明遇见几个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干部,谈起了老区人民的贫困。他说:“我有一个想法,能不能把城市里不用的衣服洗干净,支援贫困山区?”那几个干部马上说:“哎呀,您的主意太好了,我们的孩子有些衣服连穿都没穿就小了,而且没地方放,正好支援贫困山区的人民哩!”

    回到北京后,谢绍明和邹家华谈起了在老区的所见所闻。他写了一份调查报告。除了这份报告,他又补写了一份东西,分别送给了邹家华、陈俊生和罗干……

    请国务院组织群众向贫困地区捐赠衣物1994年1月8日,满怀对贫困地区人民的同情和关心,谢绍明给国务院有关领导写去一封信,建议由国务院扶贫办出面,在国家机关、军队干部中,组织一次向贫困地区群众捐赠衣物的活动,在全国带一个头。

    国务院的领导很快在谢绍明的建议信上作出批示。不久,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又特意讲起这件事情。他说:国家科委的谢绍明同志写了一个报告,反映的情况很真实,应该动员我们城市里的机关和部队,捐赠衣物支援帮助贫困地区,应该形成一个制度!

    经过充分讨论酝酿,1996年2月,民政部会同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等9部委、团体发出了《关于开展“扶贫济困送温暖”捐助活动的通知》,9月下旬又会同中宣部等12部委、团体发出了《关于做好“扶贫济困送温暖捐助活动”宣传工作的通知》,对这项工作先后作了具体部署,形成了制度。

    从这一年起,向贫困地区捐赠衣物活动已成为全国人民的自觉行动。(据《中国社会导刊》2002年第6期刘朱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