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9日 星期五
版数:1 2 3 4 5 6 7 8 
         
             
  段生馗:倾尽家产收罪证  
 


    2005年7月7日,对段生馗来说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他用了20年时间,花尽所有积蓄收藏的4937件抗战文物,终于从十多个“藏身之处”走到了一起:这一天,滇缅抗战博物馆,在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开馆。


    1965年,段生馗出生于云南腾冲蛮乃寨。小时候,他听到最多的不是安徒生的童话故事,而是“日本鬼子”、“三光政策”、“抢掠”、“杀人”这些沉重的字眼。当年,他的叔祖父被日本人叫去管理40多个修路的民工,有个青年耳朵不好使,日军叫他去路的另外一边干活,他没听见,日本人抽出刀来就割掉了他的耳朵。能幸免的人实在太少,有一次,中国空军飞
机轰炸腾龙公路,日军就把中国民工赶上了路,用中国人来抵抗炮弹。父亲7岁那年,为躲避来村里扫荡的日军,全家人藏在窝棚里,结果还是被日军找到了,“当时最危险的是我们家收留了一个生病的远征军战士。虽然外面的衣服换了,但里面仍然穿着远征军的衬衣,领子还露了出来。”日军认出战士的身份,准备将窝棚里所有人枪毙。祖父挺身而出,用英语告诉日军头目:这是我的大儿子,他是种田的,衬衣是被汗水渍成黄色的。半信半疑的日本兵警告他们:“看见远征军一定要报告”。

    日军侵华战争留下了许多破钢盔、残刀片,小时候,段生馗就用这些当道具,领着村里小伙伴玩打仗游戏。为了游戏方便,孩子们把家里的“道具”拿来存放在段生馗处,总共有200多件,一直保存到现在。几年前,一个老板要出150万元买断他收集的抗战文物,他思想斗争了很久,没卖。为了收集这些文物,他已一贫如洗背负了沉重债务,可如果卖了这些东西,那就违背了他的初衷。段生馗一再强调:“我保管的目的,就是记录历史,让人们了解历史。”因此,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卖掉文物。

    前期收藏中,段生馗比较注重从日军遗留品上找罪证,却忽略了远征军和老百姓的实证,后来他全力弥补,使“日军罪证”得以完善。

    段生馗对今后已有明确打算:他要按国家管理方式对文物进行保护,挖掘文物背后的历史。博物馆运行正常后,将进行全国巡回展览。8月15日,在昆明展览,然后到香港、上海……等到资金充足,段生馗还打算办一个网站,成立一个研究机构,让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

    (据《新华每日电讯》王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