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06日 星期二 周报 版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集团报刊

  您的位置:文摘周报 > 记忆(05版)
 

秦孝仪蒋家文胆
    

  曾在国民党时期担任台湾故宫博物院院长18年之久的秦孝仪,1月4日傍晚因心肌梗塞复发,紧急送医不治,病逝于台北振兴医院,享寿87岁。
  蒋介石最年轻的文胆
  秦孝仪字心波,湖南省衡东县吴集镇桃岭村人,生于1921年2月11日。秦孝仪自幼继承家学,精通儒学、经史,博览群书。上海法商学院法律系毕业后,他曾赴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深造,荣获人文科学博士学位。20余岁即受蒋介石重用,出任国民党中央党部议事秘书。
  由于文采过人,反应快,又能以毛笔速记,所以年轻时就能挤进党政核心的秦孝仪,一直为蒋介石倚重。对传统经典相当仰慕的蒋介石,也不时与秦孝仪以四书五经应对,增添自己谈话的分量。因此秦孝仪能长期在国民党党中央工作,并任蒋介石侍从秘书职务屹立不摇,并深受蒋氏夫妇信任,前后共达四分之一世纪。
  在局势动荡之际,国民党党政要员分批撤往台湾,国民党大佬郑彦棻特地委托秦孝仪把两颗中央的玉玺经海口带来台湾。根据国民党党史馆分析,这两颗玉玺应该就是“中华民国荣典之玺”和“中国国民党之玺”。尤其相当于“中华民国之玺”的“中华民国荣典之玺”,据闻当年是由新疆立委广禄,于1930年代表新疆省政府主席金树仁,专程从新疆赴南京献给蒋介石的,是一块重达36斤半的羊脂玉。
  1949年随国民党到台后,秦孝仪除以“总统府”秘书名义,续任蒋介石文胆外,先后担任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文宣组副组长、“中央设计考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1961年4月,他出任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直到蒋介石过世为止,蒋介右发表的政策文稿,几乎全部出自秦孝仪之手。通常蒋介石比较重要的文告、稿子,由他本人当面口述大意,秦孝仪则在一旁笔记下来,然后连夜赶好草稿。先给秘书长张群看过,再行对外公布。
  事实上,根据前“行政院长”郝柏村的回忆,在蒋介石身边的秘书也分成两种,包括主管军事以外公文提报与批示的机要秘书,通常都是浙江奉化人。至于另一类如秦孝仪、萧自诚、曹圣芬等文稿秘书,则负责蒋介石有关文告的撰批,通常是湖南人体系。
  秦孝仪作风低调,不过他在担任蒋介石文胆期间,还是留下一些轶事。例如金门岛上的“毋忘在莒”勒石,如今已是观光景点。但当时却是蒋介石在迁台之初,为了激励国民党军队反攻决心,于1952年5月赴金门视察后,决定题字,并由石匠镌刻在石壁上的,意在以战国时代齐国大夫田单,以莒城、即墨复国的历史故事自勉。因当时许多人不识“毋忘在莒”是何典故,所以秦孝仪特地于1959年撰写一篇《毋忘在莒本义》,刻成石碑,置在勒石左下方,讲述“毋忘在莒”的历史典故。
  为蒋介石预立遗嘱
  秦孝仪最为人知的传奇,在于他在蒋介石去世之际,以政府要人、蒋家家臣、蒋介石文学侍从等多重身份,承宋美龄之命,记录并撰述了蒋介石的遗嘱。这篇以“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破题的短文在国民党一党专制时代,各级学校曾规定学生背诵,也让秦孝仪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秦孝仪在拟妥遗嘱后,便送请宋美龄先行过目。没想到笃信基督教的宋美龄,却指示秦孝仪要将原先遗嘱“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总理信徒自居”的初稿,从中插入“耶稣基督”4字,说明他是信基督的。使得蒋介石的这段遗嘱,变成“无时不以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平添许多史家议论,当时在内幕不明的情况下,秦孝仪也背了一段时间的黑锅。同时秦孝仪模仿孙中山遗书后有“汪精卫记”的前例,在蒋介石遗嘱后加上“秦孝仪书”4字,也一样有许多人非议。
  蒋氏家臣
  事实上,作为蒋氏家臣,秦孝仪与蒋家的关系密切。例如当年蒋经国的儿子蒋孝勇打算与公务员之女方智怡结为连理,也是先由担任国民党副秘书长的秦孝仪先去方家拜会方智怡的父亲方恩绪,言明代表蒋经国,向方家提亲。以秦孝仪的身份与分量,代表蒋家做媒,自然也显示了蒋经国的诚意与尊重。当年在蒋介石指示下,他也曾是蒋孝勇的《四书》老师。
  也因为秦孝仪的老臣,近臣身份,他也曾代蒋经国私下与蒋经国庶子章孝严、章孝慈有所互动。章孝严也曾说,当时因为他工作的缘故,逐渐与故宫博物院有较多联系,所以与秦孝仪见面频率多了起来。秦孝仪也经常邀他夫妇到故宫小叙,只是始终不知道这些嘘寒问暖是否来自蒋经国的授意。
  1988年1月23日,有糖尿病痼疾的蒋经国,突然大量吐血,引发心脏功能衰竭病逝,享年79岁。宋美龄得知后,立即赶到蒋经国所住的大直官邸,并指示“办这种事秦孝仪有经验,让他多用点心”。因此蒋经国治丧以及权力承转的灵前会议,由秦孝仪主持,也决定当晚由国民党召开紧急会议,宣布蒋经国的死讯。但是也因为如此,国民党内接班的争议扩大化、公开化,让蒋介石遗嘱风波后受到质疑的秦孝仪,再度被外界归类为“宫廷派”而卷入争议。
  不过在蒋经国主政后,当时张祖诒、周应龙等,都是著名的重要文胆,因此秦孝仪的心力逐渐转往台北故宫博物院发展。原来当时85高龄的老院长蒋复骢因中风准备退休,因此由严家淦出面,找蒋经国当说客,说服秦孝仪接任。秦孝仪原先只打算做两年,结果自1983年,主持台北故宫达18年之久,让他几乎与台北故宫画上等号。
  秦孝仪虽然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备受尊重,但随着台湾反对势力的兴起,他浓厚的蒋家背景,也成为反对阵营批判的对象。包括他与作家李敖间缠讼十多年的官司恩怨,乃至于为了推动故宫国宝放洋展览,都使得他成为众矢之的。
  积极从事两岸交流1999年,台湾陷入政党轮替风潮。为压抑独立参选人宋楚瑜的气势,国民党公布了一份宋美龄的亲笔信,要求坚定支持国民党候选人连战。由于此信笔势苍劲有力,随即遭宋阵营质疑是秦孝仪代笔之作。事实上,秦孝仪虽然淡出政治,但作为国民党大佬,平时常到美国去探望宋美龄,突显蒋家老臣的身份尚在,所以外界质疑并非空穴来风。
  2003年,宋美龄辞世。秦孝仪也与郝柏村一同飞往纽约为宋美龄致祭。在奔丧途中彻夜未眠,还提笔挥就《蒋夫人挽歌七绝句》。至于李登辉在宋美龄过世隔天,批评她用金钱买美国外交,平常已不过问政治的秦孝仪也忍不住跳出来痛斥李登辉“无耻、无聊”。
  其实政党轮替后,秦孝仪卸下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的职务,随即纵情书画山水,更常回到故乡探望,也曾到湖南举办个人书画诗词展。事实上。早在两岸恢复正常交流后,秦孝仪积极推动北京与台北故宫的互动,也打开许多与大陆博物馆交流管道,为两岸良性交流贡献良多。
  (据《凤凰周刊》杨素/文)